当前位置 青岛市 【切换城市】

童年趣事:撑着笸箩去看戏

2016年07月21日   关注老人   来源:游金地   编辑:若木

14
摘要: 意外的惊喜,我和二胖全不顾被蟹螯攻击的疼痛,赤身裸体跳入水中,以身体做诱饵引诱蟹儿上“钩”。一路上,竟捉了十几只大河蟹。赶到王三庄时,虽然大戏已近尾声,但我俩丝毫没有惋惜的感觉。回味那捉河蟹所带来的快感,远远胜过那场大戏。

  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与我们邻村的王三庄请来了宝坻县的评剧团,晚上在村里上演连台大戏,于是一传十,十传百,不要说孩子娃,连那些在地里劳作的大人们有不少也都动了一饱眼福的心思。虽说是邻村,但也有八里之遥,且没有路,尤其夏秋季节,齐腰深的水,填充在两个村庄之间,远远看去,波光荡漾,一片汪洋,彼此的来往,只能靠船。上世纪60年代前,村里几乎每户人家都有船。记得我家是条方头小木船,主要用途不是出行,而是打鱼和运输,父亲每晚要划着小船去很远的地方布网,看戏自然甭想指望了。二胖说,他家有个柳条编的大圆笸箩,两个小孩坐里面没问题,竹篙撑着就过去了。于是就去他家搬笸箩,出村头放水里。

  二胖妈哪里放心得下,没容得我上去,就见她踏着淡淡月色,远远追了上来,要我和二胖把笸箩搭回家去,戏看不看日子照样过,弄翻笸箩人掉进水里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事了。二胖让妈放心,说我俩都是好水性,笸箩翻了,游也能游回来的。二胖妈还是不依不饶,我哪容她近前,早跳上笸箩,一篙下去与她拉开了距离。

  水乡长大的孩子娃,划船撑船都不在话下,可撑笸箩就得另说了,笸箩是圆的,用力稍有一点偏离重心,就不是前行,而是原地转圈,不是左转便是右转,转得我和二胖两人全都心里起急,却一点办法没有。想着这时候,大戏恐怕早已上演了,二胖索性把竹篙往笸箩上一横,赤身跳下,脑袋露出水面,两手抓着笸箩往前推,虽然慢些,但毕竟是前行了。坐在笸箩里面的我,也做好了随时替换的准备。

  走了一程,忽听二胖一声尖叫,从水中跳了起来,我不知出了什么偏差,心里跟着一紧,没容问呢,就见二胖跳上笸箩,抱着大脚指头喊疼,说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夹了一下,恐怕夹破流血了,细看看并没有。我让二胖在笸箩里坐着,我下水去推,才走几步,就觉得左脚的小指头针扎一样疼痛,吓得赶忙喊二胖快拉我上去。人跳进笸箩里,疼痛却丝毫没减,才又发现,那个折磨我的家伙并没有就此罢休,仍然张着两只大螯,死死夹住不放。二胖惊喜地叫了起来:螃蟹!果然是个巴掌大的紫壳大河蟹。直到这时,河蟹似乎才发觉到自己的危险,放弃攻击仓皇逃窜,哪里还能容它,早被二胖一把按住,用小绳牢牢捆绑住。

  意外的惊喜,我和二胖全不顾被蟹螯攻击的疼痛,赤身裸体跳入水中,以身体做诱饵引诱蟹儿上“钩”。一路上,竟捉了十几只大河蟹。赶到王三庄时,虽然大戏已近尾声,但我俩丝毫没有惋惜的感觉。回味那捉河蟹所带来的快感,远远胜过那场大戏。
游金地
解读热门新闻,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若木]
标签: 童年趣事
分享到: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 1
  • 2
  • 3
【日照银行·阳光贷】有品质生活更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