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公共资讯市 【切换城市】

晚年不孤独 有一种力量是陪伴

2019年03月12日   关注老人   来源:游金地   编辑:JGY

15
摘要: 陪伴是什么?有人说陪伴是一种能力,有人说陪伴是最深情的告白。在“晚缘”志愿者的心中:陪伴,是以对方需求为主的一种支持。老龄化社会已经到来,人们在忧心养老物质是否足够的同时,也开始逐渐关注到老年群体的精神需求,尤其是老年人心灵上的孤独。

陪伴是什么?有人说陪伴是一种能力,有人说陪伴是最深情的告白。在“晚缘”志愿者的心中:陪伴,是以对方需求为主的一种支持。

老龄化社会已经到来,人们在忧心养老物质是否足够的同时,也开始逐渐关注到老年群体的精神需求,尤其是老年人心灵上的孤独。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在北京,有这样一群志愿者,他们定期去敬老院、福利院看望有需求的孤寡老人,用倾听与陪伴,温暖着一颗颗饱经沧桑的心灵。

陪伴事小承诺很重

美新路公益基金会办公室的墙上,贴满了照片。一边是为孩子写信的“大朋友”项目,另一边是陪伴老人的“晚缘”项目。每张照片上,志愿者和被陪伴的老人都笑得阳光灿烂,让人看了也不禁微笑。

“晚缘”项目所做的事情是招募和培训志愿者,定期去看望和陪伴有需求的“结对子”老人。从2001年至今,“晚缘”项目,已经累计有920位志愿者为620位老人提供长期陪伴服务了。时间最长的志愿者,已经参与陪伴老人长达10年甚至15年之久。

最近的一期“晚缘”志愿者招募启事发出后,基金会陆续收到了一些申请。这些申请者中,有年轻的大学生,也有中年上班族,也有刚退休的“初老族”。

申请表很长,选择也堪称严格,比如要求志愿者承诺至少能服务一年。这也是出于对老人的保护,他们的情感经不起反复变动,更需要一段稳定的陪伴关系。

表格中有一个问题:谈谈自己以往陪伴和被别人陪伴的经历。在这一项中,基金会理事井春发现,申请做“晚缘”项目志愿者共同的特质都是在过往生活中有过和老人相处的经历,比如有些志愿者是被爷爷奶奶带大的,和老人有很深的感情。选择帮助有需求的老人,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自己心灵的一种慰藉。

“我可以报名参与陪伴老人项目吗?”很多人在问。但是,内心没有做好准备的人是无法成为志愿者的。有些人想象自己一定能胜任,但当他们真正进入养老院,看到的是垂暮的、病痛的、瘫痪在轮椅上以及失智的老人时,内心因崩溃而大哭。他们没有设想到,老,也有这样一种状态。

陪伴为老人带来欢乐活力

目前,“晚缘”志愿者服务于北京市第一福利院、馨兰之家老年公寓、四季青敬老院、石景山福利院以及几个社区。志愿者除了定期陪伴,还会自发开展许多各种各样的敬老服务活动,例如给老人读报、给老人过生日、带老人散步、教老人手工艺、陪老人下棋唱歌等。

老人喜欢聊天,回忆往事,志愿者就当好一个倾听者。老人需要帮助,志愿者就做好服务。还有一些老人,开始可以聊天,后来身体越来越虚弱只能躺在病床上,只能拉着志愿者的手,以眼神和心交流。

每次见面,对老人来说,都是许久的期盼。“张奶奶一开门,就灿烂地笑着叫我名字,拉着我的手进屋。奶奶的手很温暖,她使劲揉着我冰冷的手,说是不是穿的太少了。”去年10月第一次成为志愿者的彭滔说,奶奶聊天中不经意地问“你们三九天是不是就不来了?”看得出她有多渴望有人来看她。

志愿者给老人带去的是温暖的问候,也让老人重新获得了活力。APP、网购等新科技,成为许多老人向年轻志愿者请教的新事物。5年志愿者刘岩告诉记者,一次,80多岁的李大爷拿着字典问她:“这个字我怎么查不到”。刘岩一看是网络新字“囧”,她就画了一张表情不高兴的脸给爷爷看说,像不像?李爷爷也笑了。对于“共享单车”等新事物,李爷爷也总是充满了好奇,攒着一堆问题等着服务日她来。

内心的收获远大于付出

是志愿者陪伴了老人,还是老人陪伴了志愿者?很多志愿者认为,在服务的过程中,自己内心的收获远大于付出。

10年志愿者葛磊在第一福利院陪伴了两位老人。一位是程大爷,遭遇不幸而失明,但是生活特别乐观,从国际大事到柴米油盐,全都通过广播关注着,聊什么话题从不冷场。在陪伴中,除了听程大爷倾诉,葛磊也愿意向他倾诉自己生活中的喜怒哀乐。乐呵呵的程大爷时而替他着急,时而对他宽慰。每次从福利院出来,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变得更柔软一点。葛磊说,程大爷就是他心中的一个秤砣,为他平衡着这个世界的急躁与匆忙。

另一位他陪伴的老人是崔奶奶,这位老人经历过战争逃亡的生死岁月,晚年依然有一个好心态,百岁生日仍可以唱上几句《红灯记》。她对志愿者表示喜爱的方式,就是不断做手工送给志愿者当礼物。崔奶奶在最后的岁月因病痛变成了特别依恋志愿者的一个“孩子”。直到今天,崔奶奶已经离世几年,葛磊仍记得他们相识的日子,崔奶奶远远望着他笑着,而他以为看见了最疼自己的姥姥。

“福利院里有很多老人,几乎每个人都有病痛,每个人,都带着生活中不为人知的秘密和回忆。可是,无论年岁多大,活着,本身就是奇迹。无论是坐在轮椅上,还是静静地躺在床上,他们都在努力用双手敲击琴键,用笑声回应对话……世界很多嘈杂,但是在福利院那间小屋子里,我的心很安静,很温柔,很真实。”对于陪伴这件事,葛磊写下这样一段真情流露的感言。

从陪伴中更理解家人

“晚缘”的陪伴活动也是一面镜子,让志愿者照见自己的内心,从陪伴有需求的老人逐渐关注到身边的老人。

“志愿者能陪的老人有限,我们其实更多的是倡导社会,多关注身边的老人。”美新路公益基金负责人井春说,此前她觉得只要陪好家里父母们已经是为社会做贡献了。直到成为老年陪伴志愿者时,她才发现日常中对自己家的老人其实关心远远不够。一次,井春的爸爸被送上救护车,当医生问她,你父亲有什么病时,井春愣住了。她大概只能回答出高血压,这是因为经常看到父亲使用血压仪。但平时血压具体有多少?每天吃什么药?她则一概不知。

经常有腿脚不好的老人扶栏久久凝视,目送着志愿者远去。那个目光对井春的触动特别大。老人什么都不说,但是他的眼神却分明流露着“我盼望你下次再来”。老人的样子让井春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我的脾气有点急,对父母的不耐心之前是察觉不到的。”志愿者刘岩在向记者的讲述中,眼里泪光闪闪。在一次为服务老人举办手机课堂活动中,刘岩讲了一下午话。老人们学不会,她就耐心地教上两遍、三遍、四遍……直到老人弄懂为止。

回到家,刘岩累瘫在沙发上,这时候,她父亲进来想问一个问题。她摆摆手说,今天很累,不想说话了。爸爸什么也没说就走了。突然,刘岩意识到,自己刚刚才耐心地解答了那么多老人提问,为什么就没有耐心听父亲提一个问题呢?她起身找到父亲时才知道,爸爸想问的,是怎样申请手机流量,那正是她为别的老人讲了一下午的问题。那一刻,她落泪了。此前,自己一直以儿女的身份任性着,却从未关照过父母的情绪。

界限其实是一种保护

“晚缘”志愿者探望老人要在固定服务日,一般为隔周双休日的一天。这也是志愿服务的一个原则——志愿者要和服务者保持一定“界限”。这其实是对被服务者的一种保护。因为,现在志愿者能做到的陪伴,现在能做到的承诺,随着生活和工作变化,也许不能一直履行。如果老人习惯了志愿者每天都来,如果哪天志愿者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做到再来看望老人,老人的心里会有深深的失落。因此,专业的志愿者不会让自己的角色代替老人子女,而是始终保持着志愿者与被服务者的界限。

很多人会问,志愿者是怎样做到坚持定期来探望老人?也许,最初的一年靠的是坚持完成。但能持续下来靠的并不仅仅是坚持。坚持的意味中有一丝勉强。但常年从事陪伴的志愿者这样说,当陪伴这件事成为一种习惯和牵挂,也就会变成一种责任和享受。

每个人坚持的下来的力量不相同,有人在陪伴中清楚地知道,老人在数着日子盼着他来。有人是在陪伴中,收获了爱和快乐。还有一件事,也是志愿者长期从事陪护的一种助力——几乎所有长期志愿者的背后,家人无一例外地表示支持。一些志愿者在分享时,也曾提及,通过志愿陪伴,自己获得更积极的心态。这样的改变也让家人切实感受到了。

很多老人和志愿者的关系从最初由于不熟悉的客套,变成一种真诚的盼望。比如告别这件事,刚建立联系的时候,老人会礼貌地说:“再见!”打过几次交道,老人会发自真心地说:“下次再来啊。”而当老人在心里认可志愿者时,他们会拉着志愿者的手,说出下次探访的日期“请你那天一定再来!”此时,志愿者的到来已经成为老人的一个期盼,那一天也成为一个特殊的日子。

游金地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Powered by 游金地,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解读热门新闻,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JGY]
标签: 老人 志愿者 陪伴
分享到:


网友评论

  • 1
  • 2
  • 3
【日照银行·阳光贷】有品质生活更阳光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