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资讯
关注民生资讯,引领生活态度
当前位置: 首页 > 女性 > 从小在福利院长大的她大学毕业后毅然选择回“家”
从小在福利院长大的她大学毕业后毅然选择回“家”
2019年07月02日 17:45 女性 来源:
分享到:


在世上有一种母亲,她们守护的是一些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但她们对这些孩子的爱丝毫不因血缘而减少半分。宫萍就是这样的母亲,她来自青岛市儿童福利院。今年32岁的她,是福利院里最年轻的妈妈,但她已经在这里生活了32年。因为,她曾经也是一名孤儿。在儿童福利院长大的宫萍,大学毕业后,毅然决然地选择回“家”,去守护那些命运与自己一样坎坷的孩子。“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孤儿的心里在想什么,也没有人比我更明白做孤儿的妈妈意味着什么。我要把他们童年缺失的母爱,尽我所能地全部弥补给他们!”宫萍给了自己一个全新的开始——从孤儿,变成孤儿的妈妈。


福利院里最细致耐心的妈妈

6月29日上午,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青岛市儿童福利院的养育楼内,在宽敞温馨的养育室,22个孩子或躺或坐在白色的婴儿床里。他们中最小的才6个多月,最大的已经10多岁。他们大都有不幸的遭遇,不过,在这里,他们又获得了另一种母爱。

“乖乖不害怕,来跟阿姨打个招呼……”由于怕见生人,1岁多的小彤彤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紧张地看着记者,并朝着宫萍伸开双手求抱。宫萍抱起彤彤,耐心地安抚着她。其间有其他孩子发出哭声,宫萍又抱着彤彤穿梭在婴儿床间查看。

喂奶、喂饭、擦洗、换尿不湿、安抚孩子,这些都是宫萍的日常,也是儿童福利院保育员每天的日常。宫萍和其他三四名保育员一起照顾这些孩子。他们大多身体残缺,有双目失明的,有脑瘫智障的,也有手足残疾的,照顾他们要比照顾普通孩子难度大很多。“从没觉得烦,也不觉得累,我就是喜欢孩子。”宫萍笑笑说。她留着像央视金龟子刘纯燕一样的锅盖头,看上去大大咧咧,又有些羞涩。

事实上,宫萍是公认的最细致耐心的妈妈。上午10点半,开始给孩子们喂饭。宫萍端着一碗打成泥的蔬菜营养粥先喂给小彤彤吃。吃之前,她先用勺子滴一滴在手背上试好温度。“长大口,啊,好棒啊宝贝,今天咱们还吃上一大碗……”每喂一口,她都会笑着引逗彤彤。

“她对孩子太好了,上心到我都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了。这些脑瘫孩子进食非常困难,有的一放进食物嘴里就紧张。一勺一勺喂进去至少要半个小时才能吃完一顿饭。”儿童福利院护士鲁红梅说,之前宫萍照顾过一个早产宝宝诺诺,特别瘦弱,刚来时根本不能吃奶,靠鼻饲维持生命。保育员们也试过让他学着用嘴吃喝,但屡屡失败,只好放弃。宫萍不服气,就试着拿起针管,一滴一滴地把奶滴到他嘴里。然而,小宝宝很抗拒,哭得满头大汗,有时候奶都凉了,她再重新冲泡,反复喂他。就这样,坚持了一个月后,诺诺终于会吞咽吮吸了,最终摘掉了鼻饲管,大家都觉得宫萍完成了一个奇迹。

大学毕业回“家”当“妈妈”

6年前,宫萍大学毕业后回到了儿童福利院,成为了这些孤儿的妈妈。“我上大学时就决定了,哪儿也不去,一定回来。除了保育员,我什么工作也不想做,我这辈子就是要跟这些孩子在一起,照顾他们。”一个单身未婚女孩做出这个决定,跟她的人生经历有着直接关系。

32年前,像她被照顾的这些孩子一样,宫萍也被遗弃在路边,没有名字、没有生日,也没有来历。“我以萍为名,因为我的遭遇,确实像一朵断梗浮萍,但这又好像一个预言,就是又不停地与另一群孤独的小生命萍水相逢。”说这句话时,她已泣不成声。

“记得我小时候,一直以为自己有很多个妈妈,她们守护着我照顾着我,给了我母爱。直到上小学后,我才忽然发现,原来自己是个孤儿……”每当夜深人静,宫萍就会想起自己的父母,而且越想越伤心。在宫萍的记忆里,在那个并不富裕的年代,妈妈们经常自掏腰包给她买零食和玩具,逢年过节都会带她回自己家,让她感受到家的温暖。

在儿童福利院工作30多年的鲁红梅就是看着宫萍长大的,至今仍被宫萍唤作“妈妈”。在她眼里,宫萍是个从小就非常懂事而且有爱的孩子,从小就会照顾人,对小弟弟小妹妹特别关照,稍微大一点就会帮着妈妈们打饭、整理东西、叠衣服,主动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当宫萍大学毕业后决定回到福利院和她们一起照顾这些孤儿时,鲁红梅她们非常高兴,“我们都很喜欢这个善良有爱的孩子,她是真的把这里当成了家。所以她也希望给这些孩子们同样的爱,让他们快乐成长。”

手机电脑屏幕都是孩子照片

这些年,宫萍已经记不清照顾过多少孩子了。但这些孩子有一点进步,她都会记忆深刻。比如第一次微笑、第一次翻身、第一次走路、第一次叫她妈妈……

6个月大的小冰冰是目前宫萍照顾的最小的孩子,已经偶尔能朝着宫萍喊妈妈。6月29日下午,宫萍正忙着给其他孩子换尿不湿,小冰冰醒来了,一骨碌翻过身趴起来,哼唧着到处张望着寻找宫萍。因为右手上长着一块兽皮痣,小冰冰出生四五天就被遗弃了。送来福利院以后,宫萍就负责照顾她,如今非常依恋宫萍。

“妈妈在这里小宝贝,你睡醒啦?”宫萍赶紧走过去将小冰冰抱起,“小家伙太依恋我了,我给哥哥姐姐们换个尿不湿的工夫,她也找,更别提我下班了。”宫萍说,看着她可怜的小眼神,无数次产生抱着她一起回家的念头。宫萍的手机屏保,就是一张她和小冰冰的脸贴脸自拍照。下班回家后,一想到小冰冰她就会拿起手机看一会儿,“一看到她,嘴角就不由自主地上扬”。

在宫萍的电脑桌面上,则是另一个她照顾过的孩子小蓓。她出生仅10天就被遗弃,一直是宫萍照顾她。宫萍永远不会忘记,小蓓十个月的时候,突然对她叫了声“妈妈”。听到这声稚嫩的呼唤,宫萍的泪水夺眶而出。这是小蓓第一次叫妈妈,也是第一次有人叫宫萍妈妈。

小蓓患有很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照顾起来非常辛苦,工作量是其他孩子的十几倍。她非常瘦弱,半岁了还不到五斤,嘴唇和小脚丫都是青紫的,体质非常差,经常打针吃药,像个脆弱的瓷娃娃,哪怕是严重点的便秘都能让她致命。国内的技术没法给她做手术,所以宫萍一边竭尽全力照顾她,一边盼望着能有个国外的家庭肯收养她。半年前,宫萍总算等到了这样的好心人,愿意救小蓓。宫萍真心为她高兴,可分别时,却哭得无法自控。

回忆起分别的场景,宫萍几度哽咽落泪。“我哭着收拾她的行李,她高兴地围着我转来转去,她以为只是工作人员带她出去玩……”宫萍送走小蓓后失落了好久。不过让她高兴的是,今年4月份3岁的小蓓已经顺利手术,变成了一个健康的孩子。如今,宫萍一直在微信上和小蓓的养母保持联系,对方发来一段小蓓的视频能让她看上十多遍。在她的微信收藏里,几乎都是小蓓的视频,“你看她长个子了,也很活泼,已经适应了那里的生活……”看着视频里的小蓓,宫萍又泪流满面。

鲁红梅偷偷告诉记者,因为宫萍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了孩子身上,总是无暇顾及自己的终身大事,这让妈妈们很是操心。“跟这些孩子比起来,我自己的事都是小事。”宫萍说,“我与这些孩子萍聚萍散,终有一别,所以更应珍惜每一个今天。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我自己的影子,他们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我愿意倾尽一切,付出所有,去对抗他们生来就有的残缺。他们是那么地需要我,我也发自内心地需要他们,因为从未有人给我这么大的价值感,从未有人让我觉得自己如此重要。”


来源:半岛都市报


关键字:儿童福利院,宫萍
分享到:
分享让我们共成长,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APP或微信公众平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游金地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 212人参与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 新闻故事
  • 人生五味
推荐新闻
便民服务
优质商家
  • 曝光台 /
  • 最新资讯 /
  • 精彩推荐
  • 游在青岛 /
  • 吃在青岛 /
  • 玩在青岛
猜你喜欢
  • 热门排行 /
  •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