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资讯
关注民生资讯,引领生活态度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常州“毒校”学生集体抗议 部分学生称病拒考
常州“毒校”学生集体抗议 部分学生称病拒考
2016年04月28日 11:51 教育
分享到:


常州“毒校”学生集体抗议 部分学生称病拒考

  “没去考试的孩子在家眼泪汪汪,都不敢看他的眼睛。”有家长感叹。




  这样的抗争已长达5个月——从2015年底学生集体出现过敏症状开始,家长怀疑与对面“毒地”有关,要求学校过渡、搬迁,有媒体披露,最终经央视曝光,成为全国事件。


  然而,5个月后,联合调查组透露:学校卫生、饮用水符合国家标准,食品卫生符合要求。学生因病缺课监测系统数据显示,未发生传染病等疾病的流行和暴发。环境流行病学相关研究分析正在进行当中。


  让孩子转学还是继续抗争?家长们纠结在天平的两端。这场抗争也不知何时是了。


  联合调查组来了


  4月17日,央视播出《近500学生身体异常有的罹患淋巴癌、白血病学校污染物为何超标近10万倍》。随即,环保部牵头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入驻常州。


  看到这条消息,有家长在电脑屏幕前热泪盈眶。一度沉闷的家长微信群再次活跃起来。


  常州外国语学校对外称“家长情绪稳定,教学秩序正常”。作为回击,家长们再次组织起罢课。


  到了4月22日,七年级的数百名学生中已有近半缺课。一向理性的王辉,也第一次让儿子缺课了。


  当晚,常外召开紧急会议,出动了包括体育老师在内的全校老师家访,挨家挨户劝说返校。


  家访规格很高:一位常外老师搭配一位常州高级中学老师。


  常州高级中学是常州孩子梦寐以求的重点高中。家访的主题就是:劝孩子参加下周的期中考试,以免影响以后的中考。


  4月25日,权衡利弊的王辉还是让儿子参加了期中考试。


  有强硬的家长指责说:“非常时刻,还不能‘团结一致’?”王辉有些无奈:“孩子的前途,谁不担心?”


  没去参加考试的孩子也不好过,有孩子在家眼泪汪汪。一位家长告诉搜狐新闻:“孩子死活要去学校,她说死也要死在学校。她要用她的行动来证明常外没毒,来证明她有多爱常外。你知道我有多心痛吗?”


  罢课和弃考,这已经是激进家长能打出的最大一张牌了。事实上,自从中央调查组来了以后,家长们一度以为“胜利在望”。


  25日深夜,常州市政府新闻办发布了《常州外国语学校事件有关情况通报》。


  联合调查组透露:学校卫生、饮用水符合国家标准,食品卫生符合要求。学生因病缺课监测系统数据显示,未发生传染病等疾病的流行和暴发。环境流行病学相关研究分析正在进行当中。


  失望的家长群再次陷入沉寂。有些家长开始一边观望一边联系新学区,做两手准备。


  然而,真让儿子转学,王辉还是会不舍——儿子学习成绩不错,如果能够进入省常中分配给常外的自主招生名额,就可以享受25分的加分。转学就等于放弃了这25分,“只能硬考了。”


  当年孩子可谓从千军万马中挤入常外。第一批招生的要求很高:基本是小学班上前一、两名,参考三、四年级和五年级上半年成绩,还要有三好学生、奥赛等各种荣誉和综合评分。


  能够考入常中曾是王辉们的骄傲。如今,一块潜伏危害的“毒地”让他们陷入纠结。


  漫长的抗争


  从去年12月发现问题至今,常外家长经历了一场长达5个月的抗争。


  因为有人懂化工,也有人和常隆化工做过生意,北侧地块开挖以来,学生长小红点、咳嗽的集体症状很快被与常隆地块传来的恶臭联系起来。


  七年级教室离北侧最近,孩子还要在学校待两年多,家长反应也最为强烈。


  怀疑有污染后,家长一边申诉、上访,一边到学校送饭送水。寄宿的学生则改为走读,宁愿每天往返两个多小时。


  出现疑似症状的孩子被家长自发带去体检。听说常州医院被打了招呼“不要随便下结论”,家长不惜远赴上海、南京、无锡。


  1月15日被学校通知开会商讨北侧地块修复前,家长们已自行统计出“641名学生被送到医院进行体检,493人出现皮炎、湿疹、甲状腺结节钙化、淋巴肿大、白细胞减少”等数据报告。


  当天爆发了家长和学校最激烈的一次冲突。


  “说是开会,其实只是通知。我们说你们听,通知完散会。”作为家长代表的王辉回忆。


  家长的诉求是在“毒地”修复阶段将孩子搬迁到其他地方过渡学习一段时间。而会议的主题只谈及修复方案。


  一位妈妈上前抢走话筒:“你们这么多领导怎么只讲修复,没看到孩子正在受到伤害吗?不先把孩子过渡,就谈修复,孩子怎么办?”


  走廊里挤满闹哄哄的家长、老师和维持秩序的安保人员。阻拦政府代表和校长离开的家长被特勤控制住,登记身份证信息并口头警告。


  上千名家长在零下三度的冬夜守到凌晨三四点。


  自那以后,学校便承诺如孩子开学后出现类似症状,则立即搬迁。


  然而,陆续有家长被民警约谈。个别被要求签署“为维护公共秩序”而不允许静坐示威的《法律宣告单》。体制内家长则收到单位压力。


  寒假期间,常州市政府在北侧地块大量盖土,异味消失。家长则认为,闻不到异味不代表没有问题。


  上千名家长众筹五十余万要求检测学校地下水、土壤和空气。而这在王辉看来,这也只是退而求其次,如可能,他们更想知道北侧地块到底有多毒。


  3月份,在央视的介入下,家长委托检测公司对常外的地下水、土壤和空气进行了检测,出台了一百多页检测文件。


  4月17日,央视新闻以《近500学生身体异常有的罹患淋巴癌、白血病学校污染物为何超标近10万倍》为题曝光了常外事件。


  此后学校澄清并没有人患白血病,一例淋巴癌患者也确诊于常外搬新址之前。但这次曝光依然引发了连锁效应。


  “毒地”近邻们


  事实上,在常隆化工遗留地块周围还有其他学校和小区。常外事件后,他们也成了离“毒地”最近的人。


  污染地块西侧和居民小区盘龙苑仅隔一条马路,附近村民被拆迁后就地安置在这里。


  曾经的村民和化工厂做了几十年邻居,搬入楼房后还是没能远离其遗留的污染地块。


  靠近马路是一排商铺,坐在门口就能看到新闻中的“毒地”。六十岁的家庭旅馆老板娘情绪复杂:“十年前买的房,说农药厂要搬,五年前搬走了。我们高兴死了。”但“毒地”曝光后,宾馆生意再次受到了影响,“人家说我们这有毒,不要住了。”


  对于安全她也不无担心:“要是常外要搬,那我们也要搬。”


  十几年前,盘龙苑所在的小区还是鱼塘和村子。很多人对农药厂难闻的气味记忆犹新。


  一位老人说,以前有在农药厂打工的,不管男的女的,回来身上都臭得要命,自己都闻不到。


  味道太难闻时,村民也闹过,但“老百姓有什么办法?去哪里反应?学校都告不穿,我们还能告得穿?”最终只能不了了之,由农药厂发放补贴了事。


  如果不是常外家长将“毒地”闹上了中央台,他们不会知道每天经过的地块深处还埋着“生态炸弹”。


  2011年同时奠基,2012、2015年先后入驻,气派、现代的天合国际学校和一常州外国语学校在新北区龙虎塘街道显得鹤立鸡群。


  前者是神秘的“贵族学校”,后者是是常州最好的初中之一。


  几年前,菲律宾人要来开发常隆地块,在化工厂旧址建大型商场,附近居民也曾期待过这里的新变化。但外商最终因环境风险放弃。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2011年,常州市通过了新北区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描绘了新北区的未来是常州市“北部新城”的蓝图。但这份文件中只字未提污染土壤修复的内容。


  打造拥有繁华商场、优秀学区新城的美梦,最终被“毒地”绊住脚。


  王辉依然每天关注新闻,和媒体保持沟通,他不希望这次抗争仍然以“不了了之”告终。


  五个月的抗争让他经历了一次洗礼,从一开始的疑虑,到不被正面解答、反而受压制的愤怒,再到被“噤言”造成的人人自危,王辉和其他家长一度陷入谁都不能信的恐慌中。


  他们希望孩子能在一个真正的好学校、好环境中成长。“不只提供精英教育,还应是开放包容有担当的。”


  然而,这场抗争,目前看不到尽头。
(免责声明:此域名下的内容以及本文内容均为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7652307#qq.com (把#改成@),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关键字:新闻在线,民生在线,常州毒校,学生抗议拒考
分享到:
分享让我们共成长,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APP或微信公众平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游金地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 35048人参与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 新闻故事
  • 人生五味
推荐新闻
便民服务
商会协会
  • 曝光台 /
  • 最新资讯 /
  • 精彩推荐
  • 游在青岛 /
  • 吃在青岛 /
  • 玩在青岛
猜你喜欢
  • 热门排行 /
  •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