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资讯
关注民生资讯,引领生活态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历史 > 作家张岚:《隔了三年时光》
作家张岚:《隔了三年时光》
2020年03月23日 09:22 文化历史 编辑:张子扬
分享到:

(原创文章,作者:张岚,审核:何良庆)

张岚,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协全委会委员、临沂作协常务副主席,临沂文学院副院长;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国家三级健康管理师,市级多家报刊专栏作家、《散文选刊》签约作家;作品见于《北京文学》《散文百家》《散文海外版》《散文选刊》《山东文学》《时代文学》《中国青年报》《工人日报》《中国妇女报》等,入选《中国精短美文精选》《散文海外版精品集》《川鲁现代散文精选》《好散文1978-2018》《山东作品年展》等,著有《水做的城市》《流年里的花开》《岁月凝香》《岁月静好》等散文集。

年近半百,第一次对一个数字如此纠结:三年。三年的时光是那么漫长,漫长到让我难以忍受它的长度—我天长地久地追忆,却在世间难以再寻到母亲的身影,难以再握一握母亲温暖的手,亲一亲母亲明净的额;三年的时光又是如此短暂,似乎母亲刚刚还在我们身边,与我们过着最凡俗的生活,似乎一转眼,三年的日子便到了眼前。

(一)

这个日子是早就刻到心里了的,上一次兄妹相聚是半个月前,不知怎么,就突然那么想念,于是,电话相约,三个哥哥、嫂子竟不约而同的赞同,于是,青岛的大哥、在临沂的三哥、三嫂和我,一起约着去了在蒙阴静养的二哥家里。推开门,远在威海的侄女一家,大哥家的儿子全家竟也都在,倒是让我们多了意外之喜。

兄妹相聚自然是亲热无比、热闹无比。大哥已是年近六十的人了,即使我最小,也近五十,但几十年来,即使在农村的童年,我们成长中的青年,以及各自成家立业后的几十年,我们家兄弟兄妹之间,姑嫂妯娌之间以及孩子们之间,竟从不曾红过脸、高过声、有过别扭、矛盾,此次相见,自然又如同是失散多年后的重逢—说不完的知心话,叙不完的亲人情,说着说着,有时还会眼含热泪,让我们都感动都感慨都激动。在厨房里忙活着的嫂子们不时出来掺和几句,让谈话的内容更加丰富,三两个小时后,满满一桌菜肴便端上了桌,于是,我和哥哥们高谈阔论的地点暂时便转移到了酒桌上。

酒过三巡,二嫂轻轻地说了一句:知道吗?今天是咱妈生日。欢乐的气氛一下子便沉寂了,没有人说话,而多数人的眼里竟蓄满了泪水—母亲在世的几十年,每到这一天,无论大家有多忙,总是会赶回来给母亲庆生的,这一天是早就刻在了心里的,又有谁会忘了呢?只是哥哥嫂子们不忍心说穿而已,仍然放下手里的万千忙碌,在母亲生日的这一天,用特殊的方式为已逝的母亲庆生。

作家张岚:《隔了三年时光》


(二)

已是凌晨四点。沉寂的马路上有车驶过的声音,偶尔有电梯升降的声音。大地正在苏醒之中,然而,我却毫无倦意。其实,存了心早早躺下,这个计划是谋划了很久的,如同一个阴谋。

寒食、清明、冬至、春节、母亲的忌日……每一个特殊的日子,按照风俗,和哥哥嫂子们一起买了各式水果点心、各色鱼肉吃食、上好美酒、纸香、元包、大钞、摇钱树、红红绿绿的衣服鞋袜,远山近水地去了。“家里的君子兰第一次开满了花,拥拥挤挤的,您一定喜欢”“家里的暖气早停了,今年的倒春寒长了些。”“您不在的家清淡无味,一点也没有生趣”……絮叨着母亲逝去后的日常生活。草黄了又泛青了,四周的树上挂满了花蕾,再有一阵风,便会吹开一树一树艳丽的花来;母亲下葬时种下的葱,竟又粗又绿,有一尺多长;两棵柏树也有碗粗;成片的板栗树上仍然挂满了没来得及采摘的板栗,有的早已裂开了口,成熟的栗粒从长满尖刺的壳里探着脑袋;大片大片的山楂树上缀满了一簇簇红艳艳的山楂……

明天就是母亲的三年忌日,这个日子是早已掰着手指一天一天数了很久。下午,便是淅沥的小雨。起初几滴,随后便密集了起来,秋天的雨多了稍许的寒意,我的心里竟多了份欣喜。倚在沙发上,不开电脑,不开电视,心却飘逸了起来。这样的日子,我应该是与那位鼻梁高挺、额头晶亮、慈眉善目、眉目清秀的叫做“老美”的那个可爱的人巧笑逗趣的。或者,这样的时候,她会坐在客厅里,一边不紧不慢地磕着瓜子,一边在看各色综艺节目。或在新闻时段,一本正经地给我指点奥巴马、金正恩、朴槿惠等世界名人的。或者搬一个马扎,端坐在阳台上,看来来往往的车辆……或者,打开录音机,听京剧、豫剧、黄梅戏,间或,轻轻哼唱一段:听着自己的往事,唱着自己的寂寞。然而,这些,在三年前戛然而止。她只端坐在照片里,目光淡定地注视着我。晚饭未吃,我料定,今夜一定会有场欢会啊。放下手里的一切,静静地等待入梦。侧卧、平躺,数羊、数鸡、数狗、数星星……年轻的、年长的,忧伤的、浅笑的,那么多时光呼啸着奔来;那么多亲切的身影奔来;那么多热切的眼神拥来……我知道,人生是一场相逢,人生又是一场遗忘,心无旁骛,万物皆美。然而,我该从哪一段梦起?又该遗漏掉哪一段?我还知道,生命是一场只来不去的旅行,所以留心和感谢每一道风景,没有能回去的时候,所以做最想做的事,说最想说的话。可,太多太多的话,哪一句在先?哪一句在后?今夜,注定无眠。今夜,难以入眠。

作家张岚:《隔了三年时光》


(三)

一大早便起床。

先烧上一大壶热水,用洗净的大红色车载水壶泡上一壶正山小种,母亲在世时,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红茶的口感,再查一下昨晚下班后买下的四样点心,四样新鲜水果,母亲爱吃的豆腐、煮得正好的鸡、母亲最爱吃的排骨炖冬瓜也用饭盒一样样装好;酒还是用比较温和的“兰陵王”,筷子用不锈钢的最好,结实、好看、耐用……清晨的马路上湿漉漉的,可能是昨晚下雨的缘故,虽然有点清冷却多了份清雅,秋天早晨的阳光洒下来,没有任何杂质,如这个温和可亲的城市,洁净、温润,泛着光泽,通透而又亲和。

接上三哥三嫂子,一个多小时便赶到了蒙阴。大哥、二哥二嫂是早等在了院子里。大哥早上3点便从青岛动身,即使雾大路远,却也按时到达。

哥哥嫂子们准备的丰盛的供品、待烧的纸钱、冥币、热气腾腾的饺子、专门定做的几套冬装……装了满满的一车,我知道,这些最新鲜的水果、各色点心、母亲生前喜欢的面食、鸡鱼肉菜……一定是哥哥嫂子们穿行在不同的柜台前,在记忆中比较哪一种更讨喜,也在心里与之讨论着,林林总总,只想在这个隆重的节日里,送去最丰盛的宴席。

一个多小时,便来到了母亲父亲长眠的山坡。

秋天草长,从七月十五至今不过两月,母亲父亲的坟上竟长了那么多的杂草,远远看去,竟多了许多心酸,忍不住泪快步走到母亲的坟前,知道母亲一定与我们急迫的心情一样。

山风一个劲儿地扑面,热辣辣的,如同长久的思念,让飘拂的发丝在风中飞舞,一如母亲温存的抚摸,那些热切的风,是一个又一个结实的拥抱吗?各色精致的小盘一一摆上,四个儿女,满满的四大份,小小的供桌实在放不下,只好延伸到供桌的很远;哥嫂专门订定的冬衣一一展开。敬上一杯香茶,那么远的路程,茶仍然滚烫;酒是浓香的,是因为思念的芬芳。香纸一一摆开,竟也是伸展到很远—母亲在世时,就是一个乐善好施的人,想来,母亲用钱的地方一定很多,怎么会让母亲手头紧张呢?

端起酒、敬上茶,大哥、二哥、三哥,还是父亲母亲最疼爱的我,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地对父母叙说着家里的种种、亲人的种种以及对她的思念、叮咛—从来没有感觉到是阴阳两隔,总感觉到母亲还在我们身旁,静静地听我们说着家长里短,只是母亲选择了静听,但母亲的那些牵念、那些爱都存在我们的心里。

兄妹四人,一次次地回忆父母活着时爱说的话、做过的事,那些生活的琐事、那些记忆里的故事,都是刻在了我们的心里,每一次的叙说,都是一种追忆,都是一种强化,都是一种对母亲父亲永生的感激。在一次次在叙说中,我们把对母亲的爱藏进骨髓里,让那份相濡以沫的深情浸透了精神的芬芳,让那份长久、那份宁静的爱永驻心间,并把这份爱,传承给我们的后世子孙,源远流长。

时间,会在爱里凝固,爱会在世间永恒。


作家张岚:《隔了三年时光》


(四)

一晃便是三年。

我知道,再多的伤口,都会消失在皮肤里,溶解到心脏里,最后成为心室上最美的花纹,相生相伴,日夜疯长,终至成为皮肤的一部分,成为身体或生命的一部分。而一段时光鲜着,一段时光沉着,一段时光笑着,一段时光泪着,时光就这样连绵不断,就这样层层叠叠,在流动的岁月里,春夏秋冬,朝霞暮雨。

时光仍然正在流动,而我的忧伤却一直站在那里,那么哀伤地注视着流动的时光和这个光影斑驳的世界。我知道,美丽易逝,岁月如梭,在岁月人生之间,我仍然会一次次回到父母长眠的地方,我会永远记住母亲的真、善、美,记住母亲留下的爱意芬芳,秉持母亲传承给我的信仰、一种坚守,葆有一份美丽的情怀,在内心里找到永恒的美好,开阔出锦云般的又一方天地。让母亲的爱,在岁月中凝成挺拔的身影,由悠远走向辽阔,由苍茫走向深邃。

(来源:游金地)


(免责声明:此域名下的内容以及本文内容均为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7652307#qq.com (把#改成@),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关键字:
分享到:
分享让我们共成长,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APP或微信公众平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游金地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 549人参与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 新闻故事
  • 人生五味
推荐新闻
便民服务
商会协会
  • 曝光台 /
  • 最新资讯 /
  • 精彩推荐
  • 游在青岛 /
  • 吃在青岛 /
  • 玩在青岛
猜你喜欢
  • 热门排行 /
  •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