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资讯
关注民生资讯,引领生活态度
当前位置: 首页 > 街头巷尾 > 岛城时尚艺术街区格局初定 江湖传说“石老人挣钱最多”
岛城时尚艺术街区格局初定 江湖传说“石老人挣钱最多”
2020年12月14日 15:10 街头巷尾 来源:青岛新闻网 编辑:王钰涵
分享到:

  在青岛,我遇见的三个街头艺人


  岛城时尚艺术街区格局初定江湖传说“石老人挣钱最多”


  16个时尚艺术街区正式划定,从12月第二个周末起,青岛市民和游客进入了给“街头艺人”打赏的文娱新时代。对于青岛人来说,去巴黎、纽约、东京、上海等国内外大城市遇见街头打击乐、默剧、小丑戏、魔术的机会很多,而在自己门口街区见到艺人的机会很少,倒是常常在路上听到沿街窗户飘来的音符、看见一墙的不知名艺术家的写意涂鸦;随着济南今年十月份发放62张街头艺人资格证并引发广泛关注,青岛演艺圈也为之激动。青岛街头歌手杨松杰甚至专程跑到了济南,申请到了其中一张牌照。如今有了街区作为舞台、官方指导意见作为管理依据,青岛街头艺人最想去哪个街区赚钱?涂鸦艺人有没有特定区域大展手脚?五四广场可以限时向艺人开放吗?一百个艺人挣一千万市民的钱,这城市对街头艺人的关爱和支持能持续多久?


  你有多热爱街头?


  青岛人有多爱街头?连续举办14年的星星市集11月底在龙山路开集后迅速成为朋友圈的打卡地点,人气之高以至于不得不延长档期。不仅是老市南,台东、李沧乐客城、即墨古城以及崂山沿海一带都拥有全年持续的人流,而它们也是孕育街头艺术的绝佳地点。杨松杰白天是个地产人,晚上变身街头歌手,他把街头形容为一种很难戒掉的瘾,“上学的时候我就来青岛,一路唱歌挣钱一路过来,工作之后还是很难戒掉,下班后到街上唱一唱,我定位自己是‘伪流浪艺人’,就是为了消遣。青岛这几个区域我去遍了,乐客城我唱了好多年,那里年轻人比较多一些,互动多;其次是五四广场,那个地方管得严,城管来了我就撤。我还去过花石楼,那里游客比较多,崂山我在麦岛、石老人唱过,市北我在延吉路万达、台东唱过。”在他眼里,石老人是最佳地点,“石老人的市民互动性更好,也会跟你一起玩。观众整体质素水平比较高,能跟你聊很多话题。”

581fe396-5258-4965-9db6-e84240a66880.jpg

  《》乐队主打民谣风格


  在戏剧人兼音乐人仇少璐看来,家门口的台东就是街头艺人的上佳选择。他所在的《》乐队在本地颇有名气,“我们的乐队之前举行过很多次本地演出,其他乐队喜欢在livehouse演出,我们习惯在书店、美术馆演出,我们是民谣风格,不会特别吵闹,歌词跟书店、美术馆、咖啡厅氛围比较搭配。”进军街区,仇少璐也有点顾虑,“像台东这样一个比较热闹的地方,大家都想去唱,那怎么维持秩序、哪天谁去唱,如果有个组织帮忙协调一下会比较方便。”


  柔性管理,文艺增容


  除了《》乐队,仇少璐也作为“半月弹”厂牌旗下原创歌手举行过南方城市巡演,七八个歌手互相配合,每到一个城市你弹琴我帮你打鼓,既独立又协作。“感觉越来越难了,各个城市城管管得越来越多,有一阵子每个城市都不好找地方。”他坦言,“济南这次给街头艺人发证算是晚的,成都、长沙等娱乐氛围比较重的城市早就在步行街准备专门的地方。”大学时期在济南就读的杨松杰“流浪卖艺”过很多城市,“其实最早向街头艺人开放的是上海,接着是杭州、成都、西安,我去过南京、上海、扬州、苏州的街头唱歌,省内我去过济南、临沂、台儿庄。济南最早开放了泉城广场和宽厚里,随后一步步开放了其他街区给街头艺人。其实相对而言,青岛的资源优势很大,那么长的海岸线,可以释放一些空间给街头艺人。我在海边开唱,有时候城管过来,我就指着‘开放、现代、活力、时尚’几个大字,‘那你这个大标语不是白写了吗’,城管就笑笑:‘尽量不要唱太久了’。”而青岛街头戏剧的经历就更加心酸一些,仇少璐致力于即兴喜剧、“一人一故事”等新兴戏剧类型。“之前青岛的戏剧爱好者曾经把即兴喜剧搬到街头,就在李村河街头的马路上,两三个人一起玩,也不是专门给别人看,就是自己玩。”相对于欧美街头常见的默剧、小丑剧甚至街头脱口秀,国内街头戏剧的发展仍处在起步阶段,更需要柔性的管理,为城市文化艺术增容。

95acef02-64ca-4911-a981-41738bdf3afd.jpg

  公式画家少风喜欢色粉涂鸦


  走进“如是邦·上街里”街区,墙上的涂鸦略显陈旧。而在市北“纺织谷”里,墙上的涂鸦尺幅更大,视觉冲击力更强。相对于音乐、戏剧,涂鸦的管理更加需要柔性和经验。青岛视觉艺术家少风钟情于色粉艺术,常见的涂鸦采用油漆材料,很难洗刷,色粉的好处是用水冲洗即可,非常方便。少风为西海岸“雀跃之地”创作了多幅作品,具有极强的艺术感和写实触感,但他也有一个困扰,“有些观众就是喜欢去摸作品”。对于普通市民来说路边写生者屡见不鲜,水彩、油画都是常见的作品风格,然而涂鸦还是比较罕见,其实这一街头艺术是国际视觉艺术领域里急速崛起的门类,班克斯涂鸦已经走进了拍卖场。少风坦言,在城市里很难找到适合涂鸦的街区,“我现在还是以画油画为主,在一些艺术区和livehouse画色粉画,大街上涂鸦比较困难。”未来如果某个时尚艺术街区向涂鸦艺人开放,“我建议最好门槛要低一些,有些艺术学院的孩子们画得都挺好。当代艺术这种东西完全是表达一种观念,都脱离了绘画。一开始门槛低,大家先玩起来,形成氛围。过一段时间精选一下,把不适合的涂鸦用滚刷刷掉就行了,空出来的地方可以留给新的艺术家。如果每一张画都很好,就可以保留下来,发展成涂鸦艺术景点。”


  钱的事,怎么说?


  在济南读大学期间,烟台人杨松杰一路弹唱到了青岛,“发现这个城市包容性很强,生活也会更丰富”。在青岛地产行业工作的他,听说济南放开了街头演艺,特意跑回去考了一张街头艺人证。“济南发了62张证,考证不难,就是拿着设备唱一首歌,考察一下你的水平,过几天就让我过去。拿到了这张证,也是留个纪念。”他坦言,其实街头演艺没法养家糊口,“我还是兼职,街头艺人收入不稳定,我有自己的工作,还得居家过日子。街头唱歌就是释放压力的方式,我唱自己写的歌,也翻唱,基本上以民谣为主,歌迷愿意打赏就打赏,点歌的话如果我会唱就唱,一晚上挣多少钱也不固定。在街头还能交朋友,我认识了很多有同样爱好的音乐人。”

216f66d3-2cf8-4109-a43e-605d6a6a439d.jpg

  公式仇少璐身兼戏剧人、音乐人多个身份


  青岛人仇少璐身兼戏剧、音乐和制作人等多个角色,他曾经零散做过街头表演,“一晚上二三百块钱,专门做街头音乐表演的话可能会更多,不过我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据了解,青岛部分音乐吧去年在高峰期时曾有计划推出街头表演,音乐吧门口划给街头艺人一部分表演区域,不过最终未得到推行。相对于音乐表演而言,涂鸦的成本更高,少风介绍,“好材料一平米需要四五千元,普通材料在三千左右,给收藏家画的话,涂鸦内容会有一定的要求。”而一位青岛资深音乐人更是坦言,很多青岛歌手对街头表演很感兴趣,但是拉不下脸来放二维码收钱,“去年6月30号,我找了个哥们,两把木吉他带着电箱琴在我家楼下唱歌纪念Beyond乐队,唱歌我可以,但是让我放个二维码让别人打赏,我担心会造成误解——熟人会想,你是不是要靠卖艺维生啦?所以很多音乐人在观望。”


(免责声明:此域名下的内容以及本文内容均为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7652307#qq.com (把#改成@),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关键字:时尚艺术街区,街头艺人,青岛演艺圈
分享到:
分享让我们共成长,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APP或微信公众平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游金地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 146人参与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 新闻故事
  • 人生五味
推荐新闻
便民服务
商会协会
  • 曝光台 /
  • 最新资讯 /
  • 精彩推荐
  • 游在青岛 /
  • 吃在青岛 /
  • 玩在青岛
猜你喜欢
  • 热门排行 /
  • 点击排行